集安与人参渊源

发布日期:2020-06-02 21:40:59     浏览次数:62

(一)、集安与高句丽历史渊源
集安位于吉林省东南端,与朝鲜接壤,是一座拥有厚重文化底缊的边境小城。
公元前37年,一个叫高句骊(即高句丽)的北方民族在鸭绿江中游和浑江流域建立政权,公元3年,高句丽迁都国内城(今集安市区),集安作为高句丽都城长达425年。公元668年灭亡。在经历了渤海、辽、金、元、明各朝后,光绪28年(1902年)建立辑安县,1965年改为集安县,1988年5月改为集安市,1994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2003年被联合国认定为历史文化遗产地。

(二)、高句丽与人参史话
集安闻名于世的特产是人参,人参也使集安声名远播。
南北朝时南梁陶弘景《名医别录》收录一首《高丽人作人参赞》的歌谣:三丫五叶,背阳向阴。欲来求我,椴树相寻。这里的“高丽”见于史书是六世纪初,系高句骊简称,即今日之集安。这首短诗证明集安在高勾丽时代就已经开始采集人参进行贸易了。前燕时慕容皝攻打高勾丽大胜,掠了大量财富回朝后向东晋示好,送给当时的尚书令顾和十斤掠来的人参,求他在皇帝面前说点好话。《太平御览》里的这段记述也说明,当时高勾丽人参的珍贵地位。明代文学家杨慎(号升庵)《药市赋》曰:“人参三丫来自高句骊之国”亦证明,集安从古就一直是人参的产区,高丽参的产地。

   明初起,集安地区作为人参产地,越来越受到更多采参、用参人的关注。满清以后,每年在集安境内“放山”(采挖山参俗称放山)者络绎不绝。柳条边解禁后,野山参采集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势头。资料记载,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辑安出口野山参77 539海关两(金额,下同)。1910年出口86 601海关两,出口量逐年增加。民国六年(1917年)出口野山参105 420海关两,1930年出口野山参58担(折合2 900公斤)。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每年都收购野山参,其数量和大货均日渐下降 。1983年全县出口野山参26.36公斤;1985年以后,集安境内四品叶以上山参虽有发现,但数量极少,五、六品叶的野山参更是极难采到。因此采挖者也逐年减少,从而促使野山参呈现恢复性发展势头。2005年,全市采集的野山参约17公斤左右。

(三)、集安栽培人参历程
对野山参移植后由人工进行种植管理的人参称园子参。园参淡白黄色,药用功能仅次于野山参。集安域内栽培人参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辽代。其间,域内山民采集山参入场(入市)或进关(进入华北)出售前,常于一定地点将先期采到的山参“秘”起来,以便凑集一定数量一起出售或采集野山参参籽、采挖幼苗进行人工培植。辽代末期,进入长白山南麓的鸭绿江女真在包括集安一带的长白山南麓将“秘”人参发展为小规模的种植,到明代正德、嘉靖年间这种方式兴盛一时。通化市政协编著的《东边道经济开发史略》则记载,辑安一带从清康熙元年(1662年)仍有依此法栽培人参,主要集中于境内新开河流域。 
解放后,政府高度重视园参业的发展。1989年,集安市针对参业快速发展使林业生态资源受到严重破坏以及国内外人参市场滑坡的现状,开始控制园参发展速度和生产规模,重视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并在技术上加大投入,平地栽参,林下参等项目依次在参区展开,如今集安人参美名已经声飞海内外。